U19国足出征亚青赛 出线是“唯一目标”

  第41届U20亚洲杯预选赛A组赛事将于当地时间9月10日晚(北京时间11日凌晨)在沙特胡拜尔打响。由西班牙籍主帅安东尼奥率领的2003年龄段中国U19男足将在首轮迎战缅甸U19队。这也是时隔近3年后,男足国字号青年代表队首次现身国际大赛赛场。中国U19队欲跻身决赛阶段,就必须以小组头名或5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名身份突围。而出线也是球队本次出征唯一追求的目标。

  在赛前一天新闻发布会上,安东尼奥表示,比赛将至,队员们已经兴奋起来,做好了为比赛全力以赴的准备。

  7月14日晚,U19国足在北京吹响集结号,随后于第二天飞赴塞尔维尔贝尔格莱德。相继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拉练一个多月后,全队于8月下旬转战巴林,进行适应训练,直到9月4日,全队才最终抵达沙特达曼,准备参加在胡拜尔进行的U20亚洲杯预选赛。

  可以说,U19国青队为打好本次预选赛,做了精心准备。但总体来说,受各种客观因素影响,这支球队在组队一年多后至今,在备战方面仍遇到了诸多困难。比如,球队从聚齐教练团队成员及球员至今,只有一个多月时间。留给全队磨合的时间其实非常有限。

  2021年1月,2003年龄段国青队正式组建。全队于当年累计进行了3期集训。至7月出访欧洲前,全队今年累计集训的次数也仅为3次。受客观因素影响,以安东尼奥为主帅的外籍教练团队,自2021年12月离开中国后一直未能返回,直到全队抵达塞尔维亚后,安东尼奥及其5名外籍助手才与球队会合。在本赛季中超联赛中涌现出来的胡荷韬此前甚至从未与安东尼奥见过面。

  球员征调方面也面临了困难。比如在德国效力的王博文、在西班牙效力的何小珂直到8月4日才抵达克罗地亚与球队会合。由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租借至奥地利联赛俱乐部的门将刘邵子洋因前期俱乐部拒绝放人,而被U19国足教练组放弃。由此可见,留给教练组熟悉球员、教练员与球员之间相互磨合的时间非常有限。

  更令人担忧的是,U19国足在此之前严重缺乏实战锻炼机会。据悉,自2019年4月参加在陕西渭南举办的华山杯四国邀请赛后至今年7月前往欧洲,球队已累计超过3年时间未参加过国际比赛。在此期间,除了极少数球员分别代表山东泰山或广州队参加了本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外,其余大部分球员都没有国际比赛经验,这无疑是球队竞争的一块短板。

  而与U19国足同组的沙特U19队于2021年、2022年连续获得阿拉伯杯U20青年锦标赛冠军,其间还参与了西亚U20青年锦标赛竞争。2021年,沙特U19队还曾分别前往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进行拉练,并于今年5月参加土伦杯。作为U19国足本届预选赛首个对手,缅甸U19队,此前今年内先是参加了东南亚U19青年锦标赛,又赴越南参加了青年报杯四国赛,赴沙特前还参加了本国第二级别联赛,因此这个对手的比赛能力值得U19国青队重视。

  不过,无论备战过程中面临了怎样的困难,U19国足重任在肩,“出线”都是全队唯一追逐的目标。中国足协之所以聘用西班牙籍教头安东尼奥担任2003年龄段U19男足主帅,安排前国脚邵佳一担任领队,并竭尽全力帮助球队安排海外拉练,正是希望这支球队能够终止国字号青年军的尴尬纪录,并取得突破。

  据了解,虽然沙特队是公认的A组出线国足并不打算放弃与这支球队“掰手腕”。战胜沙特队,力争小组头名,依然是U19国足此次出征的首选目标。当然,即便无法力压沙特队,那么中国队也需要在同组其他对手(除不计入排名依据的与乌兹别克斯坦队)身上挣足分数。从而确保球队能至少以5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名之一身份晋级。从这个角度来说,U19国足不仅要取胜余下几个对手,还需要从首轮开始,最大化争取净胜球。

  据了解, 当地时间9月5日,U19国足与同在沙特备战的卡塔尔U19队进行了一场热身,结果球队以0比2失利。尽管如此,U19国足还是通过一系列热身赛了解了亚洲足坛诸强的近况,队员们在身体、心理层面也为即将开始的大赛做好了准备。教练组近期也结合同组对手的录像材料,为队员们补上了几堂技术分析课,一些必要的赛前心理辅导也都按部就班进行着。

  在当地时间9日举行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安东尼奥首表示:“比赛即将到来,这会让我们队伍兴奋起来。我们知道比赛并不容易,希望小伙子们最后能为自己的表现感到骄傲。”谈到赛前备战,安东尼奥说:“我们已经来到沙特几天了,之前也按照计划打了一些热身赛,已经为接下来的比赛做了充分的准备”。

  对于出线竞争,安东尼奥暂时选择了避谈。他说,“沙特队实力强劲,但我们要专注于首轮与缅甸队的比赛。”中缅比赛将于当地时间10日晚9点半,也就是北京时间11日凌晨2点半开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