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10遍《面纱》终于明白这三句话渡了无数人

连毛姆作者本人也曾说:“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我先想到的是故事而不是人物,我觉得这是唯一一部我这么写的小说。”

这本书描写了一个普通女人,在面对婚姻中出现的诱惑时,是如何选择的,又是如何一步步让自己坠落,最后在经历了人生种种挫折之后,又是如何获得了灵魂的自由。

当我们读了10遍《面纱》后,就会读懂女主基蒂的一生,可以让我们在今后的生活当中,少走一些弯路。

基蒂从小就长得漂亮,母亲也在她身上寄予厚望,总觉得她可以依靠自己的美貌,嫁到一个不错的人家。

反而是长得没有她好看,舞跳得没有她好的妹妹多丽丝,在第一个“社交季”就找到了对象,男方不仅未来可以继承父亲的爵位,还能继承一笔不菲的财产。

这让作为姐姐的基蒂很焦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妹妹,会比自己更快嫁人,而且对方在各方面都还不错。

再加上母亲又经常在她耳边念叨,还会说一些很难听的话,质问她要让家人养她到什么时候。

基蒂也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婚姻大事,想到近两年来,只有两个人向自己求婚,一个是比自己小五岁的大学生,一个是带着三个孩子的丧偶骑士。

沃尔特是一名医生,一个细菌学家,工作稳定,他对基蒂一见钟情,很快就向基蒂求婚了。

在完全不了解沃尔特的情况下,基蒂答应了求婚,她想得最多的,不是这个人是否合适,而是要在25岁这个年纪早点结婚,最好是抢在妹妹结婚前率先嫁出去。

可是,结婚不到三个月,她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也意识到自己并不爱这个男人。

婚姻是关乎未来人生的,不能将就,一个人,从来都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龄。

不要因为年龄就随便选择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不然往后的生活中,出现任何风吹草动,都只会归结于自己不爱,为婚姻的失败,找到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

当沃尔特得知基蒂和汤森偷情之后,给了基蒂两个选择:要么跟他一起去霍乱最严重的湄潭府,要么让汤森跟他妻子离婚,并在一周之内迎娶基蒂。

基蒂天真地以为,第二个选项必然好过第一个。她自认为以汤森对自己的感情,一定会选择与妻子离婚,开开心心地将自己迎娶回家。

汤森明明知道,如果基蒂跟着沃尔特前往湄潭府,就会面临死亡的威胁。可是他却劝基蒂说,一个妻子就应该遵从丈夫的选择。

为了自己的仕途,汤森将基蒂推了出去,他才不管基蒂是死是活,面对抉择,他只觉得这段关系威胁到他的事业,威胁到他的家庭。

书中,汤森这样告诉基蒂:“可你得明白,你让我的妻子,我深深依恋着的妻子跟我离婚,然后娶你,从而毁掉我的事业,你要的也太多了。”

她不明白的是,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只是爱她年轻的容颜,在她身上发泄着自己的寂寞。

萧伯纳曾经说过“生活中有两个悲剧,一个是你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一个是你的欲望得到了满足。”

婚外恋就像一颗包装精美的毒糖果,初次品味时觉得甚是美味,可是到后面,它只会让一个人失去得更多,而不是让人获得什么东西。

就像基蒂,她以为美好的婚外情可以给她带来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反而惹得一身狼狈。

在现实的打击下,基蒂认清了情人汤森的嘴脸,毅然决然地跟着沃尔特前往霍乱最严重的湄潭府。

他积极投身到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救治患者,当地军队都愿意听从他的指挥,在疫区,他拥有声望,也拥有影响力。

身在湄潭府,基蒂每天都看到有人死去,她开始领悟,活着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她也开始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幼稚。

只是命运从来弄人,当她觉得自己与沃尔特之间的鸿沟就要越过去时,意外发生了。

如果当初,基蒂没有背着自己的丈夫跟汤森混在一起,沃尔特是不是就不会主动申请去湄潭府?是不是就不会感染霍乱?也就不会死。

沃尔特曾经说:“我总是时刻保持警惕,捕捉你对我的爱意感到厌烦的蛛丝马迹,以便改变方式爱你。多数丈夫有权利得到的东西,在我却是一种恩惠。”

当一切都失去时,她才幡然醒悟:“只要能让沃尔特复活,我愿意放弃任何东西。”

记得《大话西游》里面有句话:“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我想要一个女孩,因为我想把她养大,不让她犯我犯过的错误。当我回头看过去的那个我时,我恨自己,可是我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