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创公司调研〡华策影视:从短视频平台获益 版权业务未来两年有20-50%的增速

公司认为,版权业务未来两年有20-50%的增速。第一,公司有三万多小时存量版权的多元变现,明年将会有所展现。另外一方面和技术发展、知识版权正版化有很大关系,短视频平台节奏快、力度大,公司盈利就大。例如抖音短视频平台有19%的内容是影视类的,广告费源于这些海量的内容,华策就能够在这19%的内容里依靠3万小时的自主版权获得份额。

电影方面,正在上映的《万里归途》目前黄金场排片率、整体排片率均处于头部水平。公司邀请了北京电影界许多朋友,整个观影效果和审片效果是近几年电影评价中极高的,尤其是创新的制作手段,这部电影极具可看性和商业价值。它的制作的水准有很多突破,目前市场是积极看好的。

电视剧方面,从去年开始,公司创作了一部时代报告剧,叫《我们这十年》。这部剧目前已经审查通过,大概国庆后台、网播出。这部电视剧的意义,一是《万里归途》电影和《我们这十年》这部电视剧的播出时间段都是覆盖二十大的。这也是对华策的创作能力和行业地位的一次集聚和提升。对上市公司来说是一个综合品牌价值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意义。

答:网上各种预期已经满天飞了,我们自己也非常清楚,这部电影的体量首先可以确定起步量会超过《刺杀小说家》很大一个段位(《刺杀小说家》取得票房10.35亿),整体上华策做电影的团队还是非常有才华和专业性,运营和操盘能力也比较强,对内容的规划能力也比较强。我们觉得这一定是华策发展历史上很重要的电影。

问:《刺杀小说家》和《万里归途》的选题差异比较明显,未来电影选题思路以及和其他公司的对比?

答:博纳和光线都是业内非常优秀的公司,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华策本身也是做内容出身的,对于内容的研发、热爱以及专业性是我们的优势,包括我们在内容创作上于专业编剧、导演的合作,对年轻观众需求的感知以及对政策尺度的精准把握都是我们的优势。另外一个优势就是国际化的优势,对于一些高难度题材的精准研究还是有优势的。

题材上面,外交题材可能会成一个系列,《刺杀小说家》也会成为一个系列,《刺杀小说家Ⅱ》也在研发中。我们始终坚持电影是年轻人的事业,挖掘了一些新锐的有潜力的导演和编剧,给予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培育。下半年开机的以及前面开机的两部都是市场期待的新锐导演。

其次是和院线的合作,我们一直是非常开放,希望通过优质内容与院线%的院线都和我们在这次《万里归途》上有合作。我想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优势,就是有更多合作伙伴。

答:上半年的疫情管控确实对生产造成了一定影响,加上一些平台大力降本增效,库存和内容规模也有所调整,更加注重精品。不过几大平台好内容的储备是不够的,所以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这些平台会有新一轮的内容需求,因为观众的品味是不断提升的,不会因为没钱就去看差的作品。所以只有不断苦练内功,挤掉泡沫,把钱花在创作上。以前可能我们这个行业的性价比是不高的,现在我们的性价比进一步提高了。

对于明年来说,会在一个高质量的运营体系和管理体系下,投入产出比更为合理,优质内容也可以更好地呈现,这是可以预期的。四季度到未来两三年应该都会向更加健康的轨道发展。新渠道的探索过程确实需要付出一定的学费,但随着商业模式更加健全,收费方式更加多元。我们的盈利点也不再仅是我们的版权,还有海外版权,还有版权库版权以及各种短视频的版权再开发。

原本我们觉得这个行业想要出现一个千亿市值的公司是比较难的,现在来看可能时间不会那么长久了,中国文化消费的需求、中国文化软实力都需要好内容。今年很多电视剧进步很快,而且并不是靠烧钱烧出来的,电视剧这个东西不是烧钱就一定能有好作品,钱到了一定程度还是要看创作能力、生产系统、运营、制片管理等等。

答:优质的、性价比合适的我们也会吸纳进来,但我们是以质量取胜,而不是以数量取胜,性价比到位是前提。今年我们多了几千小时的优质版权库,这是外部引进的,行业现在是低谷,账上有钱能够专业获取到一些优质版权,这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答:华策进入元宇宙科技驱动的虚拟世界,我们是整体进入不是为了讲故事。目前一方面是建立自有知识产权的数字资产平台,还在建立国际的数字资产平台。大股东也建立了虚拟摄影棚基地,最近东方卫视已经在里面拍戏了,这也是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之一,我们在这个行业已经深耕多年,进入这个体系还是非常成熟,能够少交一点学费。我们在NFT方面也在探索,我们还是在追求孵化打基础阶段,包括我们对兰亭数字的投资,我们都是为了保证自己在虚拟技术背景下我们依然是最强的内容创作公司。虚拟内容不能光卖版权,还是要重视前期的内容生产制作,这个事情需要的时间可能要多一点,但我们会继续坚定做下去。